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警务资讯 > 新闻纵横

“葛宇路”标志将被拆除 当事人:没想过伤害谁

时间:2017-07-13  作者:金华市公安局金东分局

            在北京拥有一条跟自己同名的“专属”道路,有多难?听上去几乎不可能,但葛宇路误打误撞地实现了。在过去的四年里,他的一件艺术作品,阴差阳错地成了北京一条“真”的路——葛宇路。而近三天内,原本安静的“葛宇路”获得了巨大的社会关注,葛宇路也开始担心,这一私自为道路命名的作品,将被拆除。

  现实来得比他预想得快。有消息称,相关部门将于明日前往清除该路段上的“葛宇路”路标。

  葛宇路,90后,武汉人。本科就读于湖北美术学院,研究生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。研究生毕业设计中,他用自己的名字“葛宇路”命名了北京的一条无名道路。该名称先后被高德地图、民政区划地名公共服务系统、百度地图等收录,似乎在阴差阳错之间,获得了某种程度的认证。有人将这件事写在了问答社区知乎并获得极高点赞,葛宇路因此受到关注,也陷入争议之中。

  今天,葛宇路在微博发布了几点澄清。他说,很高兴网友能喜欢他的这件艺术创作,希望这个作品能启发大家更多地思考自身和城市的联系。如果这件事有任何冒犯和不妥当的地方,他道歉。然而,这条微博至今转发不到两位数,远远不敌其艺术创作本身的热度。

  事件也引起相关各管理部门的注意。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地名处工作人员表示,道路是公共资源,命名权属于政府。北京市交管局工作人员则说,私设路牌是违法行为。

  接受南都记者专访时,葛宇路说,愿意正视并承担后果。

  源起

  给道路命名只是种艺术表达

  谈到用自己的名字为一条无名道路命名的艺术创作初衷,葛宇路说,他原本是想探索一种城市空间的可能性。这并非他第一次面对争议。在湖北美院就读期间,他就曾突发奇想,将自己的名字涂鸦在学校的墙壁、厕所、黑板和海报栏上。

  那是他探索个人符号和公共空间关系的第一次尝试,引发了极大争议。后来葛宇路听说,是系主任出面表示这属于学生的艺术探索,保护了他。最后学校从轻发落,事件以他用水泥涂掉所有涂鸦而告终。

  毕业后,葛宇路到了北京,在北京朝阳区边工作边准备考研。他工作的地方挨着一个城中村。葛宇路时常在村里转晕,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开始查阅卫星地图,发现村中的主路居然没有名字。

  “那么它可不可以叫 葛宇路 ?”2013年,葛宇路开始在北京市寻找地图上的空白路段,并贴上印有他名字的路牌。蓝底,白字,纸张打印。

  那时,他把这视为一种艺术表达。至于这些标识是否能够真正进入公共系统,葛宇路并没有在意。“贴完了就不管了,偶尔再次路过会注意一下。事实上很多路牌第二天就没了。”他心中有隐隐的期望,但觉得“至少也得是10年后的事”:“我的目标是让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么条路,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,而且是在北京市中心区域。”

  转折

  “葛宇路”被收录的美丽错误

  2014年,一次偶然的机会,葛宇路发现高德地图收录了“葛宇路”作为街道名称。他的一个同事点外卖选择地址时,“葛宇路”三个字映入眼帘。“你看,这条路跟你同名”,同事没想到的是,葛宇路就是这条道路名字的始作俑者。

  这件事让葛宇路有了重启艺术创作的想法。此后,他开始密切关注电子地图,进而发现民政区划地名公共服务系统也收录了“葛宇路”。这让他误以为获得了某种程度上的官方认证。

  这条现实中的“葛宇路”,是一条东西走向的道路,位于北京朝阳区百子湾路和百子湾南二路之间,将苹果社区分为北区和南区两部分。西接黄木厂路,东接九龙山路。

  但事实上,一切可能只是个美丽的误会。高德地图客服人员介绍,该软件系统有新增地点功能,用户发现新地点后可通过照片和文字描述、上传,事后有专业的信息采集人员核实。核实通过,就会录入新的地点。但具体核实过程、是否跟政府相关管理部门有报备,客服人员不得而知,相关记录也无法查找。

  而所谓的“民政区划地名公共服务系统”,据南都记者了解,由福建一家公司开发。一则来自民政部区划地名司的公告显示,该系统在2013年通过专家组评审,“为各级民政部门提供了地名管理、维护与服务平台,有助于提升民政工作公共服务水平”。

  葛宇路回忆,他最初在不止一条无名路上贴了蓝底白字的纸质路牌。最后的“葛宇路”落在了苹果社区的南北区之间,更多是一个巧合。发现高德地图把这条无名路收录为“葛宇路”之后,他才选定这里,去制作符合现场环境的仿造路牌。

  2015年,百度地图出现“葛宇路”。2015年底,路政工程对“葛宇路”上的路灯进行了统一编号。2016年,百度地图全景预览已可以浏览该路段全貌。截止目前,所有快递、外卖、导航、市政标示均可正常使用“葛宇路”进行定位。

  走红

  成为网红始料未及

  今年,葛宇路从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毕业。在毕业设计展上,他展出了《葛宇路》作品。本来,他以为这件艺术创作会就此画上一个句号。但两个月之后,“有哪些看似不简单却人人都会的技能?”这一知乎提问,将葛宇路推向始料未及的局面中。

  一个看了葛宇路毕业展的用户,在该提问下叙述了葛宇路的故事。这个答案的赞数很快过万,也因此溢出了知乎社区,蹿上媒体热搜榜。

  “所有人这两天都在给我发链接,连深圳都有亲戚看见了。”葛宇路觉得局面已经失控,“爸妈也看见了,挺担心的。”

  而现实中的“葛宇路”,也大有成为网红之势。昨日下午,南都记者在附近探访时,一位慕名而来的市民,请记者帮他跟“葛宇路”拍一张合影。“我觉得挺好的事儿,多正能量啊!很多小事儿政府一时没有管到,民间有人做了,我觉得应该鼓励。”这位市民说。

  葛宇路不知道的是,仿造路牌的行为已经越界。“肯定是不允许私设路牌的。发现了以后,要么是城管拆除,要么是自行拆除。”北京市交管局咨询处工作人员说。

  而道路命名的权属,则要归至民政部门和规划委员会。民政部《地名管理条例实施细则》第十二条明确,“地名的命名、更名由地名管理部门负责承办。”据了解,这里的地名管理部门大多是指民政部门。

  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地名处工作人员表示,如果本来的规划上没有路,即使现实中出现了这条道路,按照规定也无法命名,因为不符合规划,很可能某天会被拆除。而如果规划中有这条路,个人也无权命名,规划委有相关的专业人员去勘察处理。此外,道路命名有一定规则,不是任何名词都可以作为道路名称。

  对此,葛宇路仍有一份期待,期待着在北京这个硕大纷繁的城市里,一个艺术作品能够继续存在下去。